成都集资诈骗罪律师

故意杀人罪的二审辩护词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无罪辩护

故意杀人罪的二审辩护词

* 来源 : * 作者 :
关键词: 杀人罪,辩护词

    故意杀人罪是一种很严峻的暴力性犯罪,会剥夺被害人的生命权,我国对其的处罚也是很重的。

   不少故意杀人罪案件,犯罪嫌疑人都会委托专业律师来为自己入行辩护。

   而辩护词就是律师作辩护的方式之一。

   接下来小编为大家讲解故意杀人罪二审辩护词的相关内容。

   关于黄XX故意杀人一案二审辩护词尊敬的审讯长,审讯员:XX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上诉人黄XX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上诉人黄XX的二审辩护人。

   经由对案件材料的仔细查阅和当真分析研究,辩护人对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南市刑一初字第XX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关于上诉人黄XX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持不同望法,以为该判决定性错误,合用法律不当,且量刑过重。

   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一,上诉人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而应当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定罪量刑。

    -1,上诉人没有杀人的念头和目的,没有杀人的故意。

    -根据《刑法》第232条之划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因此,查清上诉人是否存在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目的?上诉人犯罪故意的详细内容是什么?即毕竟是杀人的故意仍是伤害的故意?这将是对本案作出准确定性和公正判决的重要依据。

   而要查清上述题目,必需对与案件有关的事实和情节入行全面的,详细的,客观的分析,量力而行地加以认定,只有这样,才能对上诉人准确地定罪量刑。

   为此,辩护人以为,本案应结合案发前上诉人与被害人的关系到案件发生的起因,案件发生过程,上诉人的心理反应,被害人受上诉人伤害的损伤程度和被害人的死因(即死因不明)等方面入行综合考量判定,以确定上诉人犯罪故意的详细内容,对上诉人准确地予以定罪量刑。

    -首先,上诉人黄XX与被害人李XX在案发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二人之间并不存在激烈的矛盾,更无仇恨(这在一审审理中已经查明)。

    -其次,上诉人与被害人在一起吸食毒品后,因毒资题目发生争吵,即被害人向上诉人索要300元毒资,上诉人当时没钱支付,表示改天再给,并称更何况被害人也还欠有上诉人一些钱,但被害人果断不同意而发生争执。

   上诉人一时气不外,且因为"吸了毒后比较冲动,就拿起放在床底的铁锤敲了他(即被害人)一下”,这是案件发生的起因。

   但此时,并不能认定上诉人有杀害被害人的念头和目的,也不能认定有杀害被害人的故意,应当只是上诉人出于生气,在毒品的刺激下,要教训一下被害人而已,即只是存在伤害被害人的故意。

   由于,作为本案作案工具的铁锤,并不是上诉人为了杀害被害人而预备的,而是为了追归被传销头目王XX骗往的十几万元钱,预备和王XX打架用的,但后来因架没有打成,上诉人就把铁锤放到了床底下,上诉人根本就没有杀害被害人的预谋,这在一审审理中已经查明。

   结合一审法院已审理查明的上诉人与被害人在案发前并不存在激烈的矛盾,更无仇恨的案件事实入行判定,当时上诉人应当是没有杀害被害人的念头和目的的,上诉人怎会为了免付300元毒资而临时起意杀害被害人?上诉人在毒品刺激下因争吵而用并非事前预备好的铁锤敲被害人并致其死亡(死亡原因未能确定,还可能是另有它因),应该是无意偶尔的而并非事前有预谋的伤害行为。

   同时,也很难理解在双方相互打斗过程中,一个吸食了毒品,并受毒品强烈刺激,导致精神状态严峻模糊而又异常高兴的人,会在瞬间内发生从一般伤害意念到杀人故意的重大转变。

   因此,上诉人对被害人的侵害应当并不是出于杀人的故意。

    -再次,就案件发生的过程来望,根据被告人的供述,"李XX被打中后,就拿起旁边的烟灰缸向我砸过来,击中我的头部后掉在地上碎了,我望到他反抗,担心他打我”,"就拿起铁锤朝他的喉咙上横敲了一下,然后就连续对着他的头顶敲了两下”,"又去他胸部敲了两下”,但不能就此认定上诉人具有杀人的故意。

   辩护人以为,这应是上诉人在毒品的刺激作用下导致行为难以自控而持续入行的伤害行为,其并没有刻意追求详细的击打部位,而是打对哪算哪,这敲打行为是随意的而不是刻意的,其目的无非只是为了达到治服对方,使上诉人自己免受打击而已,或许更符合一个人在吸食毒品后导致精神模糊而又高兴的状态下的心理反应。

    -最后,从被害人受上诉人伤害的损伤程度和被害人的死因(即死因不明)来望,上诉人也不具有杀人的主观故意。

   根据案件材料中,XX医科大学《法医病理学检修讲演》的第2点分析意见,即"无名氏(亦即被害人)颅脑的机械性损伤严峻程度可以认定为属于非尽对致命性损伤”,"建议有关各方综合案件中的所有材料分析后再对被害人的死亡原因以及死亡经由做出最后判定”;以及XX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病理学尸体检修鉴定书》的第3点分析意见,即"表明死者生前头部曾受伤,但就其损伤不足以说明死者的死因……躯干部门除了分尸形成的损伤外未能发现其他显著的暴力损伤”。

   这两个结论表明,被害人受上诉人伤害的损伤并不存在致命性的情形,被害人的死亡可能另有它因,但不得而知。

   这种情况不应是出于故意杀人主观心态而实施犯罪行为所应泛起的结果。

   即恰恰说明了上诉人不具有杀人的主观故意,而是在被害人存在其他致死原因的情况下,因为上诉人的伤害行为而加速其死亡而已。

   由于,假如上诉人当时是出于杀人的主观故意的话,那么对被害人的侵害下手必然猛,重,狠,且不会在被害人倒地后仅敲其胸部而已,被害人在上诉人持铁锤击打之下也决不会只泛起"属于非尽对致命性损伤”,"躯干部门除了分尸形成的损伤外未能发现其他显著的暴力损伤”及说明不了被害人死因的情况。

   试问,假如上诉人是出于故意杀人主观心理而手持铁锤实施杀人行为,被害人所受的损伤能没有致命性的吗?能说明不了死者的死因吗?这正说明了上诉人的加害行为应当只是出于一种带有随意性的伤害故意。

   -因此,辩护人以为,上诉人没有杀人的念头和目的,没有杀人的故意。

    -2,一审讯决对上诉人犯罪性质的认定缺乏充分依据,尚可置疑。

   一审讯决对事实的认定,有意淡化本案发生的起因和发生过程,对一些枢纽情节,对被害人死因不明的事实避而不谈,有失客观公允,导致在认定上诉人犯罪故意的详细内容上泛起偏差。

   第一,如前所述,上诉人没有杀人的念头和目的。

   然而,一审讯决在缺乏足够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况下,便认定上诉人因支付毒资题目而"临时起意实施杀人的行为,不影响其杀人念头和目的的形成”,显然依据不足。

    -一审讯决在查明事实部门叙述:上诉人黄XX约被害人李XX一起吸食毒品后,"两人因支付毒资题目发生争吵,黄XX遂持铁锤敲打李XX头部和胸腹部,致使李XX死亡”。

   在理由部门,一审讯决描述:"经查,被告人黄XX明知用铁锤敲打他人头部会造成死亡的后果,且多次供述其作案时被害人李XX反击,其很生气,干脆把李XX杀死."于是认定上诉人"目的显著,主观上有杀人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杀人的行为”,从而构成故意杀人罪。

   一审讯决所谓查明的上述事实,实际上有意淡化了本案发生的起因和发生过程,对一些枢纽情节,对被害人的死因(即死因不明)避而不谈,"干脆把李XX杀死”的描述更是上诉人从未供述过的。

   这样,无疑加重了上诉人的主观恶性,也使得在认定上诉人主观犯意上泛起偏差,这对上诉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是有失客观公允的。

   在辩护人望来,这样对事实的认定,即只由于存在双方因支付毒资题目发生争执和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便认定上诉人有杀人的念头和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不免难免牵强附会,主观臆断,是有失慎重的。

   统观全部案卷材料,始终缺乏有力的证据证实上诉人具有杀人的故意,我们毫不能仅凭上诉人与被害人因毒资题目发生争执,以及被害人死亡的事实就等闲认定上诉人具有杀人的念头和目的。

    -第二,公诉人提供的XX医科大学《法医病理学检修讲演》和XX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病理学尸体检修鉴定书》等证据已经证明,被害人受上诉人侵害,不存在致命性损伤,而是死因不明。

   这说明了上诉人不具有杀人的主观故意。

   因此,一审讯决无视被害人受上诉人伤害的损伤程度和被害人死因不明的事实,仅凭被害人死亡的事实便认定上诉人具有杀人的故意及存在杀人的客观行为,缺乏充分依据,没有达到"案件事实清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实尺度,不能排除公道怀疑,在这样的情况下将本案定性为故意杀人罪,是不科学的,是违反法理的,对上诉人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如斯定性,有失慎重,实可置疑,难以使之成为铁案。

    -综上,根据本案客观事实,辩护人以为,上诉人不具有杀人的犯罪念头和犯罪目的,并且只有显著的伤害被害人的行为,而无显著的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的故意,因此,上诉人的犯罪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而应当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定罪量刑。

    -二,辩护人以为,一审法院对上诉人判处死刑立刻执行,显著量刑过重。

    -1,一审法院在被害人死因不明的情况下,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上诉人死刑立刻执行,不免难免有失慎重,量刑过重。

   XX医科大学《法医病理学检修讲演》(检修号:F071228)证明了被害人头颅曾经遭受过机械性暴力作用,但是属于非尽对致命性损伤;同时建议有关各方综合案件中的所有材料分析后再对被害人的死亡原因以及死亡经由做出最后判定。

   XX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南公刑法尸字253号《法医病理学尸体检修鉴定书》也证明:死者生前头部曾受伤,但就其损伤不足以说明死者的死因……躯干部门除了分尸形成的损伤外未能发现其他显著的暴力损伤。

   而上诉人分尸抛弃的行为则是在被害人死亡后的第二天,上诉人清醒之后,惊慌之下因害怕受到法律的制裁才临时入行的(当然,上诉人分尸抛弃的行为是错误的)。

   据此可见,被害人的死因并不明确,无法确定上诉人的侵害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亦即无法确定被害人死亡的严峻后果是因上诉人的侵害直接所致。

   因此,在被害人死因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不应判断上诉人的行为已经达到了罪行极其严峻的程度,至少在不能排除公道怀疑,不能得出独一结论的情况下,不应当判处上诉人死刑立刻执行,以坚持贯彻国家"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严格控制和慎重合用死刑”。

   《刑法》第四十八条划定:"死刑只合用于罪行极其严峻的犯罪分子。

   对于应当判正法刑的犯罪分子,假如不是必需立刻执行的,可以判正法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2,上诉人的主观恶性不深,本案是事出有因。

    -本案的发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即上诉人和被害人在吸食毒品后,因争吵打斗而引起悲剧的发生。

   我们都知道人在吸食毒品后,精神状态会泛起模糊,同时碰到刺激又会异常高兴,而意志能力却会受到限制,导致行为去去难以自控,上诉人因被害人的归击而加深毒品刺激,在精神既模糊又高兴的状态下持续对被害人入行侵害。

   当然,这并不影响到刑事责任的承担,但显然具有某种可以理解的因素。

   同时,是应当指出上诉人吸食毒品的行为本身确属违法行为,但就本案而言,其主观恶性还不是很深。

   此情节但愿二审法院在量刑时能给予正视。

    -3,案发后,上诉人能如实供述罪行,认罪立场好,其供述和现场指认行为前后连贯,互相印证,使得案件的查处始终处在一个主动的环境中。

   同时,上诉人也一度表示,但愿能对被害人家属给予一定的赔偿,表现了真诚的认罪悔罪立场。

   对此,辩护人恳请二审法院在量刑时能够予以考虑,对上诉人酌情从轻处罚。

    -尊敬的审讯长,审讯员,法律是威严的,上诉人的犯罪行为给社会造成了重大危害,也给被害人的家属造成了极大的情感伤害,上诉人为此也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受到法律严肃的惩处。

   但法律也是公平的,上诉人理应受到公正的对待。

   结合案件事实,根据刑法上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上诉人罪不应至死,且本案还存在尚可置疑,值得商榷之处,在量刑上更应慎之又慎。

   人死不能复生,人命关天,审慎为先。

   谨此,辩护人恳请二审法院能够基于"少杀慎杀”,"严格控制和慎重合用死刑”的刑事政策,充分考虑辩护人的意见,依法作出公正判决,对上诉人予以从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法庭予以采纳。

   辩护人:XXX-律师2009 年 6 月 日-不管是故意杀人罪仍是其他犯罪,也不论是一审辩护词仍是二审辩护词,刑事辩护律师都是根据事实证据作出辩护的。

   在辩护词中可以对犯罪嫌疑人罪轻入行辩护,也可以对从轻或减轻处罚入行辩护,甚至还可以就无罪入行辩护。

   要是您需要一个专业的刑辩律师来帮您辩护的话,可以礼聘的专业律师。